上完日文,回到家裡打開電轉著轉著看到電視正在討論這個題目,原來監察院的調查報告已經出來,指出國防部涉非法取供,又未對其他的嫌疑人進行調查,迅速槍決江國慶,通過糾正國防部。

寫這篇文章不是為了要對這篇文章作什麼評論,因為太久沒有認真唸書的我,已經寫不出什麼有清楚論述的文章,那六法全書裡面的東西早也忘的差不多了,只是這個案子在社會上再次引起討論,我實在是有非常多的感觸。

當時還只是個菜鳥,在眾人的羨慕眼光中,我抽到了這個號稱籤王的單位,只是報到的第一天,就接手這個喧騰一時的案件。不過因為是預官,所以也不是做什麼大官,只是負責整理整理證物,發發傳票,作作筆錄,也就是因為這樣,我跟江國慶有許多的機會接觸,不過因為他在看守所裡面,理了光頭,印象中每個人長的都有點像,而且都有一股屬於看守所的味道,不過當然他不一樣,因為他的案子國防部非常的重視,所以對我們來講這個案子有著沈重的壓力。也就是因為這樣,才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就終結。

記得那時候他爸爸每個星期都會去看守所看他,而且每次的開庭也都會到,我對他的印象很深,滿頭白髮蒼蒼的老人家。他常常跟我說,他的小孩很乖,不會作這種事情,不過我其實幫不太上忙,因為我只是個小預官,而且這個案子我也不敢隨便,畢竟這是大案子。不過我知道為了江國慶,他爸爸大概跑遍了可以申訴的單位,因為他相信他的小孩是清白的。其實在這件事情上,他爸爸的作為真的非常讓我感動,即使在江國慶被槍決之後,他還是到處奔走,只希望有人能過重視這個案子,讓真相可以水落石出,可以洗刷江國慶的清白。今天的報導說,他爸爸已經中風了,而且八十好幾了,體力精神也不如以往,而今天監委的這份報告,讓他激動到要服用鎮靜劑才能平復,顯然這事對他的意義了。

這件事希望在監察院的重新調查的命令後,能夠真正的有一個清楚的結果。畢竟在十幾年前喧騰一時,現在又引發討,如果沒能有各清楚的結果,不能給一個真相是不能對社會交代的。

以下這篇是兩年前寫的,文中所敘述的就是江國慶的槍決現場。目前為止,看過的人都說這是我寫過最好的文章

嚇破膽之有拜有保佑

PS︰請不要問我到底這個案子是不是他做的,雖然我接觸了所有的資料,但是我不想也沒有資格作判斷。

PS︰底下東森的報導有點糟耶,把所有江爸爸列的仇人名單都列了出來,裡面有一半的人我認識,是當時辦公室裡的同事,現在整個案子其實還在重啟調查的階段,把這些人的名字公布出來,實在有點不太適當。

 

以下是各個報紙的報導,有人想知道的就讀一下。因為裡面對於犯罪情節有詳細描述,可能有些血腥,不喜歡的人就不要看了。

───────────────────────────────────

姦殺童處決江國慶疑遭錯殺(蘋果日報)

【吳家翔、王烱華、郭芷余╱台北報導】十三年前空軍作戰司令部發生謝姓女童遭姦殺案震驚全國,嫌犯江國慶隔年遭軍法槍決。監委昨公布調查報告,指國防部對江國慶非法取供,此案偵辦期間,曾犯下另一性侵案的許姓士兵坦承犯案,但國防部不詳加調查即槍決江國慶。監院辦案人員說,江根本是「錯殺」。

喧騰多年

監院昨糾正國防部,要求國防部就此案提起非常上訴與再審,國防部指已在三月函請最高軍事法院檢察署,再行審酌有無聲請提起非常上訴事由。監院昨也要求國防部撤銷、追回因此案而敘獎人員,包括當時政戰部中將主任李天羽;國防部相關人士說,必須先確定江案是否誤判,否則很難追回當年核定的獎勵。

「用電擊棒逼認罪」

江國慶媽媽昨受訪時說,兒子很乖,事發後,空軍逼供,用電擊棒電他,叫他承認犯案,還騙他:「只要承認,才能救你,否則就是死刑。」她希望國防部重審此案,洗刷兒子冤情。
一九九六年九月,空軍作戰司令部內福利站員工五歲幼女遭姦殺身亡,社會譁然。監委馬以工昨報告指出,案發後,軍方對江國慶違法施以禁閉、疲勞訊問、誘導訊問,連續三十七小時疲勞轟炸,非法取供,連所謂沾染血跡證據的衛生紙,都因垃圾桶三天沒清證物遭污染,已喪失證據力。
江國慶死刑判決未定讞前,一九九七年五月,許姓士兵在台中大中保齡球館性侵女童被捕,自白時坦承謝姓女童案是他與同梯陳兵所共犯。當時許兵筆錄及現場模擬,詳細指出謝姓女童衣服樣式、犯罪現況。但國防部排除許兵涉案。
馬以工指出,一九九六年底,台中旱溪發生女童遭人以竹竿插入下體性侵案,當時被捕的謝姓嫌犯看到媒體對許兵報導,認為許兵和旱溪案女童有親戚、地緣關係,聲請台中地院調查許兵,台中地院要求對許兵測謊,軍方一度聲稱許兵弱智不能測謊,也不理會其他相關疑慮,迅速在一九九七年八月十三日槍決江國慶。

「等到遲來的正義」

馬以工表示,許兵因保齡球館性侵案被判刑確定,假釋出獄後,再擄兩童性侵被捕,預計今年十一月出獄。監院因此案破天荒請東華大學諮商心理學系主任陳若璋對許兵進行心理鑑定,陳指許兵是「固著型戀童症」,出獄後可能會再犯。
當年陪同江國慶父親到處陳情的軍中人權促進會會長黃媽媽昨直呼:「總算等到遲來的正義!」民間司改會執行長林峯正表示,此案等於告訴民眾,「誤判可能性不可忽視,我們更要審慎評估死刑制度的風險。」

國防部違失內容

空軍作戰司令陳肇敏指示謝姓女童案交由非軍法人員的反情報隊主導,並禁閉江國慶,侵害人權
●江死刑判決未定讞前,曾性侵另案女童的許姓士兵,自白坦承是他犯案,國防部僅以誣告結案
●軍方排除許兵涉謝姓女童案,但許兵自白詳細指出女童衣服樣式及噴濺血跡位置,調查顯未詳實
●國防部的原確定判決,將欠缺自願供述與不具證據力的江國慶自白作為證據,違反軍事審判法
●江國慶自白與認罪供述,是在極大壓力下做成,相關證據與自白有差距
●將遭污染不具證據力的血跡衛生紙作為唯一物證,顯違法,且謝姓女童腿上採獲的DNA與江不合
資料來源:監察院

江國慶案軍方功獎名單

政戰部中將主任李天羽 事蹟存記
●政戰部少將副主任金國梁 事蹟存記
●上校反情報參謀官柯仲慶 空軍獎章
●反情報隊上校隊長許應強 大功一次
●反情報隊少校保防官鄧震寰 空軍獎狀
●松山指揮部少校保防官李書強 空軍獎狀
●松山指揮部上尉保防官何祖耀 大功一次
資料來源:監察院

江國慶案 司改會:誤判血例(中央社)

(中央社記者安芷嫻台北12日電)民國85年空軍作戰司令部女童遭姦殺案,監察院今天要求司法單位續查。民間司改會指出,遭槍決的江國慶,其父親因為長期無法平反,已出現精神問題,這是司法誤判的血淋淋實例。

85年9月12日空軍作戰司令部發生女童遭姦殺案,軍方鎖定士兵江國慶涉案,並於隔年8月槍決。不過,監察院調查發現,國防部涉非法取供,且不詳加調查其他嫌疑人,迅速槍決江國慶,今天通過糾正國防部。

民間司改會執行長林峰正對此指出,江國慶的父親江支安認為兒子遭誤判,6年前即尋求司改會協助,司改會也與江支安保持密切聯繫;時至今日,由於案件久久未能獲得平反,近期得知年過八旬的江支安已出現精神問題,無力再為江國慶奔走。

林峰正表示,司改會將繼續協助江國慶家屬進行案件清查,包括法律層面上啟動再審程序,還給江國慶遲來的清白,並促使檢調單位掌握新事證,追查真兇。

另方面,林峰正也認為近期社會積極討論死刑存廢議題,但江國慶案即是司法誤判、誤殺的血淋淋實例,呼籲大眾不應過度推崇「依法行政」的口號。990512

 

東森新聞

更新日期:2010/05/13 12:48

台北空軍作戰司令部女童姦殺案,已經伏法的兇手江國慶纏訟十幾年,最難過的就是他的老父母,案發之後,江支安為了還兒子清白四處奔走,如今他已經80歲了,聽到監察院要重啟調查,老父親激動的落下淚來還得靠鎮定劑才能平靜。江父在牆上釘著一張為江國慶定罪的軍方官員名單,上寫著「判不公的狗官」,讓他為兒「有冤報冤,有仇報仇」。

監察院12日召開記者會,針對14年前一起在台北空軍作戰司令部女童姦殺案,已經執法的兇手江國慶可能遭到刑求而坦承犯案,其實兇手另有其人。14年後,監察院重起調查,認為依靠一份自白書判定生死太草率,且偵辦過程疑點重重,將聲請軍事非常上訴,釐清是否有冤判過程。

等一個真相,江爸爸等了十幾年,期間還在律師黃達元幫忙下遞狀檢具新事實向最高軍事檢察署聲請非常上訴。2004年12月24日,江爸爸說了一句語重心長的話,「老爸爸有在後面幫你努力,你也要在暗中保佑,如果沒做,要他們還你一個清白。」

江爸爸在牆上釘著一張為江國慶定罪的軍方官員名單,上寫著,「判不公的狗官,沒有良心害您冤枉死,您要我,他們報仇,免客氣,一個一個,我還您清白,我、我、我,報仇要緊嗎?」,「國慶:有冤報冤,有仇報仇,狗官害死您,您要明白嗎?」

江父列的軍方官員名單包括……(名字我刪了)

「致命的傷是在肛門、陰道到這個腸胃部分」,女童遭到性侵慘狀不忍聽聞,而屍體被發現在台北空軍作戰司令部,整起事件發生在民國85年9月,軍方在現場發現沾染血刀,以刀追人,事發23天後宣佈破案,兇手是在福利社的上等兵江國慶。

當時的空軍司令李天羽說,「訪談過程之中,發現他的心神不寧,所以,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言詞之間太多的地方產生疑點和矛盾,所以破案的關鍵,也可以講說是在他個人心神不寧,整個答覆訪談過程破綻百出。」

在營區的4名士兵只有江國慶沒有通過測謊,軍方針對江國慶連續37小時的進行訊問取得自白,法院依據江國慶自白內容判定死刑,在訴訟期間,江國慶曾經表示自己遭到刑求才會坦承犯案。

同時一名許姓士兵因性侵女童案被捕,他坦承其實空軍女童姦殺案也是他犯下,甚至連女童的衣服、性侵的過程都講述清楚明,但軍方不採信,86年8月江國慶仍舊被槍決。

國防部在86年9月由空軍總司令黃顯榮核定有功人員獎勵,包括當時政戰部中將主任李天羽、少將副主任巾幗良等24人都獲獎,反情報參謀官柯仲慶獲頒空軍獎章,上校隊長許應強、松指部上尉保防官何祖耀各記大功,少校保防官鄧振寰、松指部少校保防官李書強獲空軍獎狀。

從江國慶死刑定讞,頭髮花白的江爸爸四處奔走沒停過,如今監察院終於要重啟調查,江爸爸卻累倒了,江媽媽說,要吃鎮定劑才能讓心情平靜下來。

躺在病床上還是要關心,江爸爸每天沒事都要看看這一封封國慶在獄中寫的信,開頭總是親親切切一個「爸」,裡頭的內容卻叫人越看越鼻酸,「他們用盡威脅利誘之能事,叫我承認」,「跟我說,這樣好不好?你把過程寫一寫」。

所有的過程都是經過恐嚇及誘導造成的並非屬實,看到這些,江爸爸怎麼也不能冷靜下來,江國慶母親說,「賠什麼都沒用,兒子養了這麼久」,盼了14年,這對老父母其實只要一個真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公子 的頭像
安公子

11階的飛行天空

安公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C
  • 草菅的交代 是對人生的不負責任。位子的高低 相對應的草菅後果有大有小,但試問,是否是為"草菅"後果的代價還不夠深痛?自我的強勢保護,難道才是存活的王道。做人跟現代人找份好工作一樣,愈來愈難,,,
  • 放輕鬆放輕鬆

    安公子 於 2010/05/28 21:08 回覆

  • 悄悄話
  • 訪客
  • 很多人對司法早就不信任
    這就是上層想看到的
    人數越來越多
    越來越多
  • 沒有很懂....

    安公子 於 2011/01/30 12:18 回覆

  • 訪客
  • 沉冤得雪了...終於..
    願父子兩安息..這種是永遠都別發生
  • 希望這案子真的水落石出了。

    安公子 於 2011/01/30 12:18 回覆

  • 路過
  • 為什麼許榮洲不用被判槍斃呢?
  • S
  • 不要問是不是他做的,
    但想問有沒有刑求逼供.
  • 艾星辰
  • 當了媽媽以後,才知道養孩子不容易,江家兩老養了他21年,苦了15年,今天看了不少相關的新聞,真的覺得難過,即使還了清白,人生也不能重來
  • 訪客
  • 如果像這樣的案例
    後續的追究罔法失職者的行動依然延宕或無極而終
    那麼所謂的司法改革也依然是在龜速中進行
    那何不回到人吃人的時代 以暴制暴的時代
    遲來的正義已經不是正義了

    詐騙集團騙個一億元
    東窗事發後 可以五百萬一千萬的交保
    淨賺九千萬 然後有更多的本錢繼續騙更大
    這不就是人吃人的世界嗎
    誰來保障那些老糊塗及小糊塗呢


  • 只想問..
  • 有沒有刑求逼供???
    請您說實話吧!!!
  • 這個問題我也不知道。因為我們接手時候已經是宣佈破案以後。

    安公子 於 2011/02/01 15:39 回覆